離開華為三年,我才真威海 龍吸水正認同狼性法則

20 9月 by BOBzeyang888

離開華為三年,我才真威海 龍吸水正認同狼性法則

離開華為三年,我才真正認同狼性文化推薦語:我從在愛立信,到華為,到完全脫離通信自己創業,曾經在MSCBSC論壇也寫出瞭對通信行業,對網優的深刻認識,到對比華為和愛立信企業文化的優劣,這次,再對自己創業踩坑後的回顧。創業艱難,人生總是在不斷試錯的過程中成長,作為他的好友,佩服他的勇氣,祝福他的成長,加油吧兄弟。——鄧志強三年前的現在,我離開瞭華為,裸辭。彼時,這傢公司已然處在電信業塔尖。5月,我就已提離職。拖到9月,是因為領導希望我能待到下半年,替部門背一個考核C的指標。華為績效考核體系裡,多數部門都會硬性分配績效A/B/C的考核比例。就算全部門全年表現都很好,也無可避免有人要被打C。A,次年大幅漲薪+職級提升;C,不漲薪甚至降職降薪。連續兩年C,直接辭退。我的團隊就曾發生過連續打C被辭退事件。同事為與傢人團聚,想調來我們辦事處。第一年沒調成,但因流露要走,被部門領導毫不客氣打C;第二年調來瞭,考核按規定仍在原部門手上,又是C。我和我領導為他的事向上級申訴。中國區某大領導回應:制度就是這樣的,誰知道你們有沒有貓膩和包庇?誰都這樣來鬧,這麼大一傢公司還怎麼運作?於是,一個勤勉踏實的技術骨幹,即被辭退。一點兒轉圜餘地都沒有。我的離職或多或少也受瞭這事影響,覺得華為制度太不講人性,再加上一些因素,我的離開多少帶著情緒。可以說,那時我看華為,偏頗而片面。之後三年,我玩自媒體、寫小說、傳記、文案策劃,又和朋友合夥創業,開瞭傢文化公司,徹底告別通信圈。現今,復盤犯過的錯和走過的彎路,我卻不得不承認——對於創業者來說,華為的狼性文化在某種程度上,非常值得借鑒和學習。1.少談情懷多給錢2016年底,我和合夥人老楊創立文化公司。我和他都是跨界——我是通信行業,他是保險和制藥。我倆腦門一熱做文化,純粹出於愛好。那時候,500強的光環還沒褪去,我還帶著一廂情願的樂觀和一葉障目的自負,心想這並沒有什麼難諸侯快訊的。開業第一件事,我們就給公司樹瞭個貌似很有逼格的定位——做一傢有溫度、有情懷、有歸屬感、有幸福感的新型創業公司。為落實“四有”,我們決定:不加班、不打卡、甚至每周隻開工四天半。經常性團建聚餐、每周分享會、按員工意願與特長分配工作、老父親般慈祥對待員工失職借口。我還親手在公司搭健身角,鼓勵大傢多鍛煉身體,保持良好狀態。這些噱頭的確一開始吸引瞭不少眼球,很多人慕名而來。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。但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,應該是才過瞭幾個月,就有員工提出辭職。我當時有些驚訝。我對這名員工相當不錯,悉心培養、無私傳授,一周工作兩三天就能完成。員工直言不諱:工資有點低。可她不好意思提漲,一是工作量不重,二是知道公司業務情況不是很理想。思來想去,另謀高就。這事讓我跟老楊吃驚並反省。我們用瞭太多時間去構建所謂的公司文化,卻沒把主要精力放在拓展業務和渠道上,每個月,公司賬面都是不小的赤字,自然沒法給員工漲工資。此時要是去跟人空談什麼情懷,未免顯得可笑又華而不實。在華為期間,我就很少聽人談及情懷。我的領導曾多次說:大傢來華為,包括我自己,就是來賺錢的。加班是辛苦,但是有錢賺啊。其他的,一概都是扯淡。這話聽來糙,但我現在覺得,的確是真理。對中高層核心員工,或許還可以談談願景、戰略、職業規劃,但對大多數基層員工,這太遠太飄瞭。有能力給錢,甚至能給超出他們預期的錢,這才是一傢公司最能體現情懷的地方。2.老板不作為,是對員工最大的犯罪頭一年業務量小,多數員工比較閑。除瞭外接的工作,也有內部的活,例如運營公司自媒體,宣傳推廣我的小說。內部的活,不直接產生盈利,我和老楊也就不做任何考核。有時候他們忘瞭做,我們也隻是溫和提醒一聲。這樣造成的情況就是,因為我負責絕大部分內容輸出,倒變成瞭公司最忙的人。每天來得最早,晚上也隻有我加班,員工們17點半就都按時下班瞭。我偶爾會跟老楊吐槽,說咱們公司真奇葩。你見過哪傢創業公司是員工每天悠哉,隻有老板加班碼字到吐血的?但這能怪員工麼?不,還是怪我們自己。作為內容創作者,我的創作水平有瞭長足進步,但作為老板,我明顯沒有任何作為。管理的失度及制度的松散,就是我的不作為。員工多數是剛畢業的大學生,也有尚未畢業的實習生。他們從沒真正走上過社會,自然沒有什麼成熟的工作觀。我們最初無意的熏陶和錯誤的引導,讓有追求的人——比如前面那個員工選擇離開,而更多的則開始習以為常。他們會覺得,哦,原來“工作”就是這樣子,還挺輕松的。後來當我意識到問題,跟老楊說,這樣子不行,還是要定績效考核。但已經晚瞭。推出績效體系的當月,就有三名員工提出離職。離職後,他們立即刪除瞭我和老楊的微信。其中一名員工時不時發朋友圈罵前老板(我和老楊),說要求如何變態,如何對她苛刻。一個比較認可我們的在職員工截瞭圖,發給老楊。老楊很鬱悶:她在時,咱倆對她都不錯啊,怎麼睜眼說瞎話?白眼狼啊!我說,人傢華為養的是狼,我們卻養出白眼狼,難道還不該好好反省麼?幾個月後,據“線人”說,這名前員工已陸續換瞭好幾份工作,每次時間12bet備用網址都不長,每次也都無一例外在朋友圈罵老板。大意都是,工作沒法弄,老板很變態。聽到這消息,我一點兒不覺得幸災樂禍,反而覺得很難過。這名員工當初是以應屆畢業生的身份進入公司的,是一張白紙。她變成現在這樣,我和老楊的不作為,或許真的是原罪。痛定思痛,我們對公司業務做出重大調整,收縮重心,裁掉非核心向的員工。猶記得當時我對那些被辭退的員工,首先說的是抱歉。我說,原本想創造一個寬松舒適的環境,卻給瞭你們一個完全不該有的錯覺。我們的放任、疏忽和不作為,沒讓你們鍛煉出良好的核心競爭力,這很不利於你們的將來。真正的工作不該是這樣子的。我們真的很抱歉。我說這番話時,既想到那名習慣在朋友圈罵老板的前員工,更想到瞭我曾在華為的歲月。當年,嚴苛的考核制度,總是鞭策我竭盡全力往前跑——沒有人想被打C。華為掌門人任正非說,燒不死的鳥就是鳳凰。就我目前接觸的數百名離職華為人來說,提到華為,他們最高頻的一個詞,是感謝。狼性文化,深刻塑造瞭前華為人堅韌拼搏、永不言敗的奮鬥精神。這種精神,令他們能在新領域披荊斬棘,無往不利。所以,這些涅槃重生的鳳凰的感謝,發自肺腑。相比而言,我們的不作為,才是對員工最大的犯罪。我不知道那些被我和老楊辭退的員工,如今都怎麼樣瞭,但願,他們最終都收獲瞭各自的成長。3.杜絕借口,才是最職業化的體現我剛離開華為時寫過一篇文,裡面有我個人對狼性文化的理解。所謂狼性,是極度敏銳的嗅覺,強烈的目標導向,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精神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狠辣,達不成時毫不容情的問責。在華為期間,身邊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,是麗江古城4G網絡建設。當時,麗江網絡屬別的廠傢。因為古城是核心景區,物業極難協調,站址根本談不下來,建設工作寸步難行。按照工作界面劃分,站址物業協調應是運營商負責,工作開展不瞭,廠傢也沒有辦法。華為獲知瞭這信息,敏銳地意識到,這是擴大市場份額極好的突破點。我們辦事處代表第一時間召集相關部門最高負責人開緊急大會,下達瞭死命令:必須攻下麗江古城的4G網絡建設及運維。順利達成,所有人升職加大幅漲薪,同時向中國區申請各類獎項、獎金。完不成,所有人下課。各中高層領瞭軍令狀,也都玩瞭命。不管風吹日曬,不計工作界面,天天蹲守古城,與各方勢力鬥智鬥勇,大有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氣魄。全民皆兵的陣仗,令頑固的古城物業人員驚呆瞭,一見華為的人都掉頭跑。畢竟,從沒見過這麼能死纏爛打軟磨硬泡的,還團夥作戰圍追堵截,簡直太可怕瞭。最終結果,當然是順利打進去瞭。憑借這個裡程碑式的項目,我們辦事處徹底在中國區火瞭一把,代表也兌現瞭承諾,每個參與者都按照貢獻程度給瞭相應的重賞。華為的狼性,在這個項目上,當真體現得淋漓盡致。相比起來,很長一段時間裡,我們的員工都太慣於為自己找借口瞭。公眾號漲粉慢——是內容不夠吸引人啊,做地推和找大號推廣又費錢。文章閱讀量持續下滑——審美疲勞吧,畢竟誰寫的東西也不會讓所有人喜歡。錯過本可以拿下的合作機會——我們是小公司,別人看不上很正常啊。……都是為自己的懶惰與不肯死磕找借口。而我和老楊對員工不合時宜的一再寬容,也是借口不斷滋生的溫床。放到現在,我會直接對實習的公眾號運營小編下達任務:一個月為限,新號無投入開通流量主。做到轉正,否則離開。請給我結果。銷售則更加簡單,一個月內如果連你月薪的訂單都簽不來,那請另謀高就吧。所謂狼性,其實核心無非八個字:目標導向,杜絕借口。這,才叫做職業化。以上,算是我創業以來,小小的心路與反思。盈利是公司最核心甚至初期唯一的目的。人情與關懷可以有,但永遠不該凌駕於此目的之上。身為老板真正要做的,首先是最大程度確保公司存活,其次篩選出合適的同路人,給予充足的物質與精神獎勵,進而激發他們為公司創造更大的利益。想起很多年前,我尚是初入社會的職場新人時,我的人力總監River先生在談到員工管理,曾說過一句話,我至今記憶猶新。他說,Be tough,in a soft way。直譯過來就是:保持嚴苛,用一種柔軟的方式。這是一直過於柔軟的我,需要再次認真學習領會的。正如直到今天,我才真正理解、並從心底認同瞭華為狼性文化的可貴之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